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芳华》写的是父辈的青春故事,从另一个角度欣赏,又有别样的感受。
        什么是战争?
        我的祖父是抗日战争期间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孩童,在淮海战役中扛过担架、送过伤员,但没有参加与反动派一刀一枪较量;我的曾祖父在抗美援朝时期从军,但部队未参与过入朝作战;我的父亲在自卫反击战期间参军,但也没有参与过前线战斗。在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中,他们都是一颗微不足道的砂石,从他们口中了解那段历史,详情非常有限。从小到大看过的战争影视剧,敌人基本是以弱智、被主角戏耍的形象出现的,相信这也不是史实的本真。《芳华》中的战争场景很少,但当医疗队洁白的床单上,趟满了血肉模糊、痛苦哀嚎的伤员,卡车里装满了烧焦炸烂、惨不忍睹的士兵遗骸,连队遭遇伏击后,连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士兵被射杀、被炸飞,眼睁睁地看着战友陷入泥潭,战地医院平时拈轻怕重甚至有点小姐脾气的护士,任凭士兵的鲜血染红白大褂,喷的满身满脸都是,却还集中精力的包扎止血抢救,我想这可能就是真实的战争。没有浪漫的爱情、没有离奇的故事、没有一路欢声笑语,残酷、悲壮、无情。可悲的是,参与战争的军人本身,素不相识、无冤无仇,却在战场上刀兵相见、互相残杀。
        什么是变革?
        当政委举着装满白酒的茶缸,含泪宣布文工团已完成了历史的使命;当号手吹响《驼铃》,所有战友哭作一团喝的烂醉如泥,把舞蹈作为一生事业的舞蹈队长伤心而不解的问:“为什么要解散文工团?”。在他看来,文工团没有犯错误、各项工作蒸蒸日上,把她看来的这么一个先进集体给裁撤,确实有些不近人情。变革是社会进步的催化剂,因循守旧、固步自封,最终会被时代发展所淘汰。作为30年后的我们,看到30年后的变化,文工团没有了,我们的部队走上了精兵之路。虽然部队这个小小的文工团被取消了,但文化事业仍然在阔步发展,走向了更高境界和层次,事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个体,也最终还是享受到了时代发展带来的福利,我相信,舞蹈队长在30年后,也对自己当年的疑问找到了一个合理的答案。
        

        什么是善良?
        故事的开始,我感觉刘峰是一个假想中的人物,品德高尚,但他精神的境界我们这些俗人还真是学不来,他的善良,是一种纯粹的,没有目的没有功利性的,一种完全无私的付出和奉献。有人在评论中批评刘峰是个功利心很强的人,主动把去军区政治部当干事的机会让给别人是为了和自己喜欢的女孩留在一个单位,自己想当烈士是为了把自己的事迹谱成歌词让他喜欢的女孩去传唱。我觉得这样的理解,是对我们的英雄刘峰的蔑视和侮辱了。其实刘峰不仅是一个热心善良的典型,也是一个与其他人一样的青年,也有自己的追逐的理想,也有自己向往的爱情。歌德在《少年维特之烦恼》里写到:“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用不食人间烟火的标准,用苦行僧的标准来约束刘峰,是不近人情的。在纷繁复杂、物欲横流、千变万化的时代,刘峰就像那个特殊年代留下的一颗活化石,其实他坚守的是我们这个社会一向倡导的正能量,一向坚守的道德标准。朋友圈互相传播的内涵段子,隔壁老王的故事,再引我们哈哈一笑的同时,就像一棵精神的鸦片,深埋在我们的脑中,久而久之,试问我们的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
        什么是爱情?
        刘峰喜欢林丁丁、肖穗子喜欢陈灿、郝淑雯也喜欢陈灿,刘峰面对林丁丁的表白,几乎断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肖穗子在临别前夜鼓起勇气把情书放进陈灿的号箱,却发现郝淑雯告诉她已经和陈灿好了,估计她撕碎那封少女情书的同时,也撕碎了自己的孱弱的心,但尽管刻骨铭心、尽管撕心裂肺,但这种青年时代的彼此爱慕,真的很难被称作爱情。在灾难面前的奋不顾身、在离别之后的念念不忘、在战争和死亡面前的忠贞不渝,彼此惦念、彼此牵挂、彼此欣赏、彼此搀扶变老,才是真正的爱情。真正的爱情,可以是看着对方幸福而把自己的爱慕用藏心底,可以是为了对方的幸福舍弃自己的一切,可以是为对方付出了一切却不求任何回报。这种理想化的爱情,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估计绝大多数的人终其一生,也没有寻觅的到。但如果遇到,请你务必珍惜。
        《芳华》是一面镜子,照出一个真实的我,照出一个真实的你。

授权

评论

热度(10)

__攝影師點點

一个拿相机的工科毕业文字秘书。喜欢情绪片,也常拍小清新。有自己独特的摄影风格和修片方法。乐于捕捉情绪,期待意境营造。自称,照片都是有故事的自由摄影师、修图师。